赤羽悠斗

Ciao~來自葛萊分多的女孩

【极东】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

* 这里是刚入坑的悠斗,第一次写极东组的文,请多多指教
*文笔渣
*OOC预警
*耀君無口癖设定
*求小蓝手小紅心,你们的支持是创作的原动力!

处理好各种烦人的事务后,他放下眼镜,按按崩紧的眉心,又揉揉太阳穴,视线从一大堆白花花的文件转移到桌上的月历,才发现今天是农历十五。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随即走到厨房泡茶,不久就捧着一个盘子回到房间。他打开通往后院的门,独个儿坐在门边,把盘子放在身旁。

习习凉风带着初秋的凉意迎面拂来,前方漆黑一片的天幕上悬挂了一轮皎洁的朗月,月辉晃漾在湖水之中,被揉碎的光芒在湖中闪烁着,那点光芒,冰冷而孤寂。

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同了,他缓缓拿起紫砂茶杯,徐徐喝下一口,熟悉的甘醇浓郁充斥在口里。月色依旧,茶香依然,可身旁的人早已不复在,他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他闭起双眼,感受着晚风的温度,回忆随着晚风掠过心头。

他记得小时候,每逢农历十五,某个人总会捧着盘子到房间,紫砂茶壶倾出香气浓郁的龙井,和他一起品茶赏月。

「哟,你看!多美的月光啊!」

那时候的朗月,不像现在般冰冷,比现在多了一分柔和,美得让人窒息,美得让人惊叹。柔和的月辉轻轻吻上身旁的黑发伊人的深褐双眸,轻抚着那人白皙的面颊。


那时候的他,凝望着身旁伊人在月色下的身影,看着看着,竟看得醉了,平常不带一丝感情的黑眸泛起了无尽的涟漪。

「小菊、小菊,你还好吗?该不会是著凉了吧?」

少年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随即身子稍稍向前倾,又把手背贴在他的额前。他看着突然放大的脸孔,耳尖红得快要淌出血,脸颊也微红着,他立刻看向别处,企图掩饰自己的害羞和失态。

怎么了,怎么有一种好像做错事的感觉,他有点疑惑地想着。

「抱⋯⋯抱歉,刚才是在下失礼了,请问耀君原来想问什么?」

「没事就好了,刚才我也只想问你认为月亮上住了什么人,我就认为是住了嫦娥和月兔,月兔还在上面捣药呢!」

「月兔应该是在捣年糕吧。」

他突然顿了顿,有一句话,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,但此刻,在这迷人的月色中,正好给了他勇气,让他正视心里埋藏已久的情感。

毕竟过了今夜,他可能再没有勇气面对这份感情了。

「诶,耀君。」

「怎么了?」

「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。」

「这是什么意思?」

「君が好きだ」

「这又是什么意思啊?」

「还是没事了。」

「快告诉我啦!」

「没事了。」

「好吧好吧,我不勉强你了。想吃年糕吗?我去做给你吃好了。」

「谢谢,耀君。」

听着脚步声走远了,他心里漾起了异样的情感,有释怀,有紧张,有后悔,但更多的是自卑。

还是没好好地表达出来呢,这样懦弱的人,耀君又怎会看上眼呢,他有点自嘲地想着。

他又把视线投向在庭院前的湖泊,波光粼粼的湖面映着如霜般的皓月,也映着少年青涩的情感。

他缓缓睁开双眼,放下茶杯,转头看看旁边的位置,却只有一只米白的小猫坐在那里,小猫也抬头看着明月,好像也思念着那个不会再来的人似的。

耀君,今晚的月色很美,你可知道当中含义?
今晚的月色很美,只叹再无故人与我共赏。

评论(8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