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羽悠斗

Ciao~來自葛萊分多的女孩

【德哈】男孩像你

*小學雞文筆
*寫文長期OOC的少女
*大量私設
*文風突變
*筆者送給自己的生日賀文,但結果成為情人節賀文(?)同時也是筆者對Drarry的心聲
*tsubomi Akabane(筆者女兒?),是一名中日混血兒,DH七年級時的同學。
*非常隨便的結局
*無伏地魔設定
*重申:極度OOC

Ok,廢話說完,現在正式開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
1
和煦的陽光透過窗紗,落在黑髮男孩的臉龐,如天使的手,溫柔地輕撫著他。他緩緩睜開那雙祖母綠的雙眼,映入眼簾的是如星辰般的灰藍色眸子,充滿柔情的雙眸凝望著他。明眸的主人是一名金髪男孩,他嘴角微微上揚,柔聲道:「早安喔,H。」隨即在他額上烙下一吻,說:「這是早安吻,每天都有喔。」他看到枕邊人耳朵染上一片紅暈,便心滿意足地下了床,到廚房準備早餐。
怎麼嚐到新婚的味道,沉醉剛才甜蜜餘韻的H想著。
當正氣師的H工作時間不穩定,當治療師的D又常常加班。今天是難得的一天大家能放下工作,好好享受假期。
我們這是半同居吧⋯⋯要是被傳媒得知這對眾所周知的死對頭竟是一對戀人,而且還要同居了,雙方為了保密,更要各租兩個單位避免閒言,肯定會寫得天花亂墜的,光是想想也覺得恐怖。
D把早餐放在飯桌上,H隨即在花瓶取下一枝雛菊,放在早餐旁,然後拿起電話拍照,把它放上Instagram,並在配上了一句「A way to start a good morning~~」
不久,這種意味不明的相片竟然有人給心心,還有好些人留言了,有的跟他問好,更有的說「我萌的Cp今天一起了嗎?尖叫))」、「男神看著雛菊時會想起某人嗎?」、「Drarry要幸福喔!」等等,他心裏很是欣慰。畢竟他這個身分,要喜歡上同性兼敵方是較困難的事,但只要還有一群Drarry fans的支持,他就相信他們能在大家的支持下,永遠牽著彼此的手走下去。想到這裡,他不禁會心微笑。
D看著他笑得這麼開心,就拿過他的手機,看看相片的留言,也不禁笑了出來。但他滑至一則留言時,他的視線被它擭住了。D臉上的陽光立刻被掃走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陰霾。他立刻把手機丟回H,H不明所以,便看看留言。一名有著清爽短髮,頭上有著一根翹起的呆毛,有著一張中國女姓古典美的臉蛋,卻帶著天使藍明眸的女生在下方留言:Tsubomi akabane_1314:Why r u so happy?
看到她模仿當年在學校論壇的神回覆,H不禁失笑。
D在一旁有點低落,他臉色凝重的說:「其實⋯⋯Akabane和你這麼匹配,人既漂亮,又聰明,為何⋯⋯你們最後分開了?」
H一聽,知道他吃醋了。他握著D的手,幽幽地說:「我想⋯⋯你未必想知道真相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
思緒又回到D離開英國的前一星期。
「這麼有空約我出來喝咖啡,Tsubomi-kun!」
我幽了她一默。
「別再這樣叫我啦!真恐怖!」Tsubomi皺著眉頭說。
「何況我是你女朋友啊,約男朋友出來有甚麼問題?」
聽到這句,我心裏的罪疚感猶如一塊沉重的石頭,沉澱了心內,下沉,下沉⋯⋯越陷越深。
她明明是個好女孩,如果一直把她綁在身邊,卻又不打開心霏和她交往。這,未免太殘忍了吧。
「Tsubomi,其實⋯⋯」
「H,其實⋯⋯」
我開口打算釐清我們的關係,誰知道她打斷了。
「你先說吧。」我拿起咖啡杯呷了一口。
「H,其實⋯⋯我有些說話想對你說。」
她深吸一口氣,好像為自己打氣似的。
「你,是否還掛念他?」
「咳咳咳⋯⋯」
聽到問題後,我不禁被咖啡嗆到了,不停地咳嗽。
「果然,我猜對了。」
「為何你會知道的?」
「你偶而會走神,心不在焉的,而且我看出了⋯⋯」
她頓了頓,垂下了眼簾,天使藍的眸子被一陣黯淡遮蓋了。
「你看他的眼神裏有愛。」
我沉默了,主要原因是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,和對她的愧疚吧。
「其實⋯⋯如果你的心裏面還住著一個他,我就當作上次你承認我是你女朋友是說笑吧。」她努力地掀了嘴角,流露出一絲憂傷。
「Tsubomi⋯⋯」
「何況⋯⋯我們只是約會過一丶兩次而已,也算不上甚麼情侶。」她有點哽咽地說著。
「對不起,我⋯⋯」
我們都靜默了半晌。
「我說完了,你是否也該向我坦白呢?」過了一會兒,她抬起頭,直視著我,緩緩開口道。
「嗯⋯⋯」
「我沒猜錯的話,那個『他』該是Malfoy吧。」她瞇著眼看著我,眼神閃過一絲狡黠
「誒?!」
她半笑不笑地步步逼近,我只得步步退後。
「你和Malfoy的關係是?」
我被她的問題嚇得六神無主,大腦更好像當機了,完全想不到任何字句去回應她。
不,她說話的方式好像不太對勁⋯⋯
「難道你是⋯⋯」
「對了,我就是Drarry Fans喔!」
她已經趨逼到我跟前,表情由當初的狡黠、淘氣,到現在剩下溫柔,然後輕輕擁抱我。
「說真的,如果別的女孩和我爭的話,我一定會和她來一場公平競爭。但如果『她』是Draco Malfoy,我輸得心甘命柢⋯⋯」她把頭埋進我的胸口,悶悶地說。
♪像個世上最壞 愛情童話
最襯你那個是我
就算都算相愛 仍然沒法
比兄妹浪漫更多
共我繼續約會 喝茶談天
你說勝過了共他 一起消磨
為何他會 得到寶座
長伴身邊的卻是我♪
她耳機中的歌傳到我的耳邊,我心裏不禁笑了一下,便摸摸她的呆毛。
「傻女⋯⋯」
她回復了充滿朝氣的笑容,踮起腳尖在我耳邊道:「其實,可以約過我男神已經很開心啦!」
「對不起,還有謝謝你。」
其實,你真是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,如果沒有D,那個會是你嗎?但是,愛情裏並沒如果⋯⋯
接著,她又淘氣地拽著我的衣袖說:「說啦說啦,我想知道你們誰攻誰受,這樣我才能有本子題材⋯⋯」
「誒誒誒?!」
我們互望了一下,便放聲大笑起來。
「H,你知不知道我們Drarry fans最期待的是甚麼?」
「不就是我們兩個要在一起嗎?」
她搖了搖手指,然後握著我的手,微笑道:
「不只是這樣,而是⋯⋯」
「希望你們不要理會世俗的眼光,不要因為大家是同性的身份、立場而放棄永遠抱緊彼此的機會。雖然這條路會是崎嶇難行,但因為Drarry是天下無雙的,DM和HP,一定一定會好幸福好幸福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3
吃畢早餐後,他們便到麻瓜超市補購日常用品。
「你有沒有留意霍格華茲的地下論壇?」H一邊把一盒雞蛋放進,一邊問道。
「沒有呀。」
「最近某人出了一個post,是說關於我們的故事,裏面還寫了你不停傳紙鶴給我,結果把我追到手了。」
「甚麼?!故事只是這麼簡短?!我可是做了很多事才追到你的,哼!誰寫這篇垃圾的?他簡直抹殺了我的努力啊))))」D氣憤得噴出火舌,指甲也鉗進了可憐無辜的青蘋果。
「好啦好啦,我知道你做了很多事啦。乖,冷靜,放下青蘋果,它是無辜的。」H安撫著自家男朋友,不得不說自家男友生氣時就如小孩子般無理取鬧,不過這就是他的可愛之處吧,他常常私心地希望只有他才能看到自家男友最不為人知的一面,雖然有時令人極之無奈。H不禁嘆了一口氣,面上卻掛著溺愛的笑容。
「H?」背後傳來一名女生的聲音。
兩人轉過頭來,發現她是Tsubomi。
「Hi!好久不見呀!H⋯⋯還有D。」T挺著大肚子,一邊挽著一位戴眼鏡,長得高挑的男生,一邊跟他們打招呼,臉上還掛著謎之笑容。
於是他們便聊起來。
也就是近期彼此的生活,他們兩夫婦也是編輯,甚麼時候是預產期等等。
談話間,H留意到T臉上一直掛著甜蜜的笑容。H很是欣慰,畢竟也是他前女友兼好友,他衷心地希望她得到幸福。
離開時,T給了H一個擁抱,又給了D一個擁抱,還湊近了D耳邊說了些話,兩人都怪笑了起來,並不約而同地望著H,這令一旁H感覺怪怪的。
T離開後,H立刻問剛才那個笑容和眼神是甚麼意思。
「我想⋯⋯你未必想知道真相。」D模仿著H的語氣,強忍著笑回道。
「那你可以永遠都不用說了。」H語罷,留下一個神秘而充滿黑暗氣息的微笑,便一個箭步離開了。
「誒?等等啊!」D推著購物車,急忙地追回自家男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番外:
T:怎樣啊?都說我的Drarry同人本子有用啦!
D:知道了知道了,雖然有點不想承認,但這次你的功勞是最大的。話說起來,你為什麼幫我?
T:哦,沒什麼。只是我認為你比較有「攻」的特質而已
D:謝啦,你覺得我是哪類型攻方?
T:(心想:肯定是弱攻啦)別想太多啦,總而言之,你成功追到他就行啦!(謎之笑容+望向H)
D:(點頭)你對。(謎之笑容+望向H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