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羽悠斗

Ciao~來自葛萊分多的女孩

朋友身分

「朋友是 朋友吧 和你身份不進化
也許終此一世都這樣嗎?
如果你愛她 沒說話
我等你某天出嫁
然後我送上賀吻
親密無奈最多一刹那」
-朋友身分
「如若我也有權愛
同樣我也有權不必被愛」
-明目張膽
「我陪你看過的風景
一幕一幕像電影
每日每夜循環播映」
-秘密

他看向階梯前興奮地等待新娘的男孩,眼神裏充斥著復雜的情感,有著不可言喻的心痛和無奈。
曾幾何時,他曾和那個男孩彼此看對方不順眼,每天針峰相對,誓把對方好好地折磨一番;曾幾何時,他又曾和那個男孩坐在塔上觀星賞月,當他看向男孩那雙如星辰般閃爍耀眼的祖母綠,以及那溫暖如脈脈春風的笑容,他就下定決心要守護這個笑容。
自此,這個笑容就成了他努力的理由。縱然,他愛那個男孩,可他也明白男孩沒有愛他的義務,而且總有一天,會有别的人來取代他的位置,代替他守護那個男孩。而他只想在這一天來臨前好好守護他,若果男孩找到了一個真正待他好的女孩,他亦會全心祝福他,不會為難他。畢竟,他最喜歡男孩的笑容,只要男孩能快樂笑,他也會感到幸福。
此時,男孩牽著新娘緩緩地步上台,那幸福的笑容,不正是他所期望嗎?為何胸口傳來了一陣鬱悶?眼睛又為何矇上了一陣水氣?
「無論生老病死,富貴貧賤,你是否願意娶她為妻?」
他腦海裏浮出一個想法。
「我願意。」
他決定了。
「現請新郎親吻新娘。」
是時候了。
他跑上台,直接推開了新娘,吻住了男孩,凝在眼眶的涙水一顆一顆地落在男孩微燙的臉頰。男孩未能一時反應過來,只得呆呆地站在原地。旁邊的新娘雙手環胸,挑高了一邊的眉頭,沒做出別的反應。台下的賓客大概也嚇呆了,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,大家也面帶微笑地鼓掌,為他那驚人的勇氣而鼓掌。
他和男孩相處的片段,看過的風景,猶如電影般一幕一幕地掠過腦海。他知道在這個吻過後,他再不能像以前一樣對男孩太好,他再不能借出肩膀給男孩依靠了。想到這裡,淚水如決堤似的擁出來,他輕輕按住男孩的後腦,加深了這個吻,同時亦把所有對男孩的不捨和祝福,透過這個吻傳給男孩。
朋友,祝你幸福。
「終於說了 祝你幸福
我在演奏 所有感觸
回憶一幕一幕
十級的曲目
是一封情書」
-祝你幸福
當晚,漫天星辰又彷彿回到少年時代所看到的,它們閃爍著點點的光芒,那些光芒,淒美而動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隔線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那天在觀星塔上,他凝望著男孩,他被男孩的眼睛吸引住了,彷彿墜進無底的深吻;男孩的笑容,猶如天使般那樣純潔可愛。男孩的一顰一笑,深深地烙印在他心窩,每當有困難時,只要想起男孩,就會有走下去的動力。他不曾向男孩告白,怕影響了彼此間神聖的友誼,男孩從此離開他。他亦不想令男孩感到為難,只要男孩幸福地笑,他也會幸福,他微笑著對男孩說:
今晚的月色好美。

「不再相信天使 卻信凝望你時
本性難移 凡心會動過不已
慢慢地習慣碎心
慢慢地墮進無底 的深吻
比登上仙境更吸引」
-天使藍

评论

热度(4)